不是一個特別愛吃冰淇淋的人,不過這世上倒是有個牌子的冰淇淋很得人疼,它叫做Haagen-Dazs。
 
Haagen-Dazs已經引進台灣多年,當初打的口號是冰淇淋中的勞斯萊斯,以及麥可傑克遜非它不吃!我也覺得後者這種價值觀很怪,不過我們可以把它解釋成:再龜毛的人都會讚賞Haagen-Dazs的美味。老實說,這個牌子的產品雖然響亮又有非凡美味,但是加上今天這次,我到目前為止也不過吃了兩次,上一次就是它剛進軍台灣的時候去嚐鮮的。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卻只去光顧過兩次?個人的理由是它的價格一點都沒有親和力。我知道有人會說什麼一分錢一分貨的,但是我就是沒意願打開我的錢包去消費。
 
這個週末難得連台北都放晴,不過卻不是那種萬里晴空的晴;而只是沒下雨罷了。加上溫度又高,整個就變成了悶熱至極的雨前陰霾的古怪天氣。因為天氣不達我的標準,所以正愁在家裡的我,想起Haagen-Dazs的這家天母旗艦店,提起相機打算去碰碰運氣,也許天母會是個陽光充足的好天氣?趕到天母之後,並沒有我所期待的晴空在等著我,反而悶熱依舊,於是索性就吃起冰淇淋來了。
 
天母給人的情緒很複雜:是個反資本主義的窮人會討厭、高唱名牌萬歲的好野人會很喜歡的地區。什麼?我?我只是個哪裡有照像主題就往哪裡跑的旅人。這家店的確有留影的價值,因為它就像個豪宅似的,高雅風尚不說,甚至還有個美麗的庭院。要知道,在台北市這個地狹人稠的地方,可以擁有私人庭院的餐廳是很了不得的。開幕的時代還沒有“主題式餐廳”這個詞的出現,頂多叫旗艦店就很霸氣了。不過,得跟各位讀者道個歉,因為你在我這篇網誌看不到任何一張餐廳的照片,理由是我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今天的天空成為背景,但是應該還是可以被原諒的,因為我想很多人早就去過這裡了。
 
看到這個品牌時,是否讓你很好奇它到底是哪國語言?憑什麼頭一個a的上面還有兩個奇怪的小點啊?讓我來告訴你這個有趣的小故事吧!當年我曾經懷疑這兩個字可能是歐洲哪個語系的語言,所以我與長年旅居荷蘭的朋友求證後得知,它似乎是可以用荷蘭語發音的(發音類似“哈阿根大死”←a要拖長音),但是朋友卻不知道字義為何。但比較有可信度的是店員的說法,這兩個字來自於丹麥文,但字本身其實沒有任何含意。與一般人的理解相反,這個冰淇淋品牌並非源自歐洲;而是道地的美國貨。而Haagen與Dazs則是編造出來的兩個單字,目的很好笑,是為了讓美國人覺得它像是歐洲舶來品....(商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一般美國人對於歐陸商品普遍存有信賴感,認為歐洲就代表著格調與品質的保證,而丹麥向來以生產高品質的乳製品而享譽於世,所以創辦人魯本馬塔斯在1961年起正式以Haagen-Dazs這個富丹麥風味的名字,成為他的冰品品牌。雖然這是個有趣的由來,但是本人認為還滿做作的,是一種變相的資本主義之實現,不過倒還滿符合人們賦予天母的人文意義(?)。
 
闊別多年後,今日午後又再度嚐到這世界頂級的冰品,點了一個◎蒙地卡羅(Royal Monte Carlo)◎,雖然已經為荷包慎選了最賤價商品,但仍要價240元。所謂的◎蒙地卡羅◎,是一款以焦糖牛奶冰淇淋、經典咖啡冰淇淋、核桃果、杏仁碎片和一圈圈好似不用錢的巧克力醬所組成的冰品。據說Haagen-Dazs用的所有素材都是來自於世上最有名的產地,那一口一口呈現出來的表現,讓你完全不做他想:第一口這就是焦糖、第二口這就是咖啡.....,口味是如此地精準、講究且純粹,蒙地卡羅當地的美味似乎都真實存在於那堆堆疊疊中,也難怪要稱它做勞斯萊斯了!但唯一要詬病的是那個用來盛裝的高腳杯,時時刻刻在考驗著我挖掘杯底杏仁碎片的功力,但經過一番努力、以及忍受旁人側目後仍然以笨小孩的混亂餐後殘局收場。雖然沒有攝得令人激賞的相片,但是一個品嚐世界極品冰淇淋的午後也算是可以對自己交差了。
 
這篇網誌有點草草結束的感覺厚?沒辦法,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待下次有個讓我滿意的晴空時,再給大家看看這家店的身影吧!

    全站熱搜

    titani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