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電梯緩緩上升至6F時,我想起以前賣設備時,日本原廠都會在與液晶大廠的採購議價前,跟我們來個戰略討論,這種沙盤演練有時讓我覺得很做作;但有時卻是必要的。而◎君品酒店◎呢?2O10-5/23才要正式開幕的經營團隊,面對不可謂不激烈的同業競爭,它會有什麼妙招?越想我越覺得複雜,因為這些策略走向好似得在一開始規劃時就得有結論,且這個決策會影響到的範圍廣到讓人頭痛,舉凡飯店內外硬體的裝潢風格、因應鎖定客層而需給予員工的職訓、甚至小到公共空間的廁所裡是要準備拭手紙還是毛巾?媽啦!決策者的壓力真的很不小ㄋㄟ!

從這一團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6F到了。電梯間的位置開在長方形接待大廳一角,幾乎無樑柱的設計使得來賓一出電梯即可清楚且全面性地將寬廣的大廳一目瞭然。

台北市君品酒店 (107).JPG 

一時間我其實看不大出來這算什麼風格,只能一一形容給各位看倌聽。因為這個大廳的形狀相當規則,所以接待櫃台自然規矩地集中在長短邊平行擺放,中間空下來的一大塊面積則用一張巨大的深寶藍色絲絨地毯填補,這地毯不僅佔地大;而且上面的繁花式樣還呈凹凸浮現,踩在上面很有質感。地毯中央則搬來一座深墨綠色的絲絨沙發,歐洲宮廷款式的14人座豪華沙發,不僅觸感滑嫩;而且軟硬度很能讓人接受。就在你快要同意這是一個歐式的大廳時,再細看,又不知該怎麼稱呼了....。

台北市君品酒店 (109).JPG 

接待櫃台長短各一個,乍看是保守形式但在細部卻很古怪,正立面是鑄銅表皮,但踢腳的下半截卻是看似金色拋光卻又帶繡的外觀。

台北市君品酒店 (98).JPG 台北市君品酒店 (105).JPG

櫃檯的桌面倒是質感卓絕,不但包覆了皮革,而且縫線工整又紮實。長櫃檯上方吊的三盞鐵製巨型吊燈又更上一級,狀似玻璃燈籠裡甚至有仿效燭火意象的電燈泡。長櫃檯兩端置放的盆花也是巨大,花草豐盛到似乎是滿溢出來。長短櫃檯的後方共掛著的4個鏡子也還是巨大,大廳中唯一的一支長方體柱子4面都用鏡子包覆,靠櫃檯的前半部天花板也使用鏡子,當頻繁的反射效果出現在身邊,一種錯亂感於焉展開。比較與歐洲古堡產生聯繫的是大廳的壁面,我不確定那些以石材組成的壁面是否有做最低限度的研磨,不過看上去應該是盡量保持了天然的粗糙質感和紋理,從天花板照下來的投射光源加強了這些石塊的凸起部;陰影也增加了視覺的變化性。

台北市君品酒店 (101).JPG 

或許陳瑞憲的設計總是讓觀者驚異大於讚歎,在◎君品酒店◎的這個接待大廳裡,針對他創作出來的腐朽殘缺美感、虛實交錯的紊亂、天然與人造的對比,給我的體認是,商業空間的裝潢設計有時並不一定要是大眾覺得的美;也可以把它當成是一種會被評價的不完美。只是我佩服經營團隊給予陳大師的肯定;畢竟支持這種另類裝潢很需要勇氣,更何況這些傢俱及飾物不知是從哪個歐洲國家花大錢訂製而來?看來陳老兄還真的照著飯店德籍總經理說的做:『唯一要求就是把品質做好,至於投資金額則沒有上限。』

幫我們C/I的妹妹雖然看得出來有些緊張,但過程中沒有出什麼大差錯,證實笑臉迎人這招確實可以加分。我們的行政豪華客房在16F,這妹仔一直引領我們到房內,介紹完房內設施後才離開。

    全站熱搜

    titani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